【双黑/太中】不老魔法师与他捡来的狼

※※中短篇

(算是人兽!!也有年龄差!

((注意避雷!

((( ooc属于我!!

((((私设有!巨多!

(((((食用愉快!!

话说我一个画画的为什么来写文))))))

 

 

Fir.

  烈日洒下的浊浪氤氲在灼人的空气里。

  小镇图书馆的记载中有一个传说,离这不远的林中的小屋里住着一位没有人敢靠近的巫师。他叫太宰治。

  传说中太宰先生是一位清秀的青年,魔法用的贼溜,是那种帅的一批但是却浑身的荷尔蒙都散发着dangerous的男人。

  镇上有许多冲着清秀这两个字冒冒失失去林中寻找这位巫师大人的女孩子,但是从某一天开始,她们无一例外都杳无音讯了。因此年迈的馆长先生又颤颤巍巍地拿起羽毛笔,在泛黄的记载页中添加上一句话。

  “名叫太宰的巫师,是个会给人带来不幸的灾难。”

 

 

Sec.

  “唉——”干净的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惆怅,而惆怅中更多的是撒娇似的抱怨,“中~~也!你说为什么那些小姐们来了我这里却又不好好回家嘛~!明明我有叮嘱过让她们注意安全的啊~”清秀的青年趴在木质桌上用手指反复戳着面前装着茶色液体的玻璃杯,嘟起嘴嘟嘟囔囔。

  “嗷~呜!”青年身边毛色纯正的小狼轻轻呜咽着,往离青年更远的地方挪了挪。小狼被命名为中也,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却完全已经暴露身份的男人说,姓的由来是小狼是在他林中的花园中捡到的,而取这个名字单纯是觉得顺口而已。

  太宰烦躁地盯着嫌弃他的中也,露出了自杀失败的表情。

  太宰喜欢自杀,可是总是失败,倒不是方法有误,相反,这位先生脑子特别好使,以至于每次自杀都计划的十分完美,奈何这家伙运气不止是太好还是太坏了,除了喉口一紧,他再也没有感受过更多自杀的快感。为此这位先生总是十分苦恼。

  中也对着透过木窗的阳光眯起眼睛,湛蓝的双瞳是他纯正血统的象征,没有一丝一毫杂色的、银灰色的毫让太宰当初动了心把他捡回来。

  “我喜欢这个颜色啊,”

  “chu ya~”

  “就好像在深渊中看到最初一丝光亮、”

  “污浊的双瞳中开始涣散着纯洁的颜色。”

  这是太宰治在捡到他的第一天晚上、睡之前对他说的话。

 

 

Tir.

  用手指轻轻弹着玻璃杯的青年好像就这么睡着了。

  小狼悠哉游哉地跑到青年的衣柜里,偌大的衣柜因为只装了寥寥几件衣服而显得空荡荡的。小狼嫌弃地看着这个略显邋遢的衣柜,用尖利的牙轻轻拽下一件银白色的短袖衬衫。

  是他最喜欢的颜色呢。

  小狼钻进衬衫。

  衬衫变得鼓鼓的,并且、、??越来越鼓??

  “真是的、那个蠢货,”衣柜里传出骂骂咧咧的声音,“这么热的天居然就只有一件短袖。”

  橙色头发的少年从衣柜内部踢开衣柜门,身材小巧的他面庞俊俏,左侧的头发似乎比右侧稍长一些,穿着不合身的长T恤并未使他不自在,就好像——就好像这样的事已经发生了无数次一样。他没有穿裤子,下身只穿了一条白色的平角胖次,灰色的T恤一直遮到了他的大腿,领口宽大到会从他的肩膀滑下,银灰色的狼耳朵不满地晃着。

  “太宰那个混蛋作为一个魔法师怎么连我会变成人都占卜不到啊,蠢死了。”

  少年似乎很爱抱怨,尤其是与青年相关的。

 

  【叩叩、叩】

  “那个、请问太宰先生…唔!”门外的少女刚开口就被开门的人捂住了嘴。

  “给我小声点你这个不要命的女人。”

  “不知道那家伙是被称为灾难的存在吗?”

  狼人先生毫无耐心的训着眼中扑朔着光的少女,少女点点头表示知道。

  “啧,”中也拉拉滑下肩的衬衫,“知道就给我回去,这是最后机会。”

  少女拼命摇头。

  “想听故事吗,关于他的传说。”中也眉梢微翘。

  少女又点点头。

 

 

Fou.

  巫师先生是个温柔的人。

  他很绅士,对每个跋山涉水去与他幽会的少女都回以微笑。

  如传闻所言,他很清秀,但也如传闻所言,他很危险。

  他是学破坏魔法的。

  他可以轻易毁掉那个小镇。

  但是他不会、也不想这么做。

  “因为镇上还有很多美丽可爱的小姐嘛~!”

  那时,那时每天都有络绎不绝的女孩去找他喝茶,并且都能毫发无伤的回去。

  直到有一天他在收集药材时捡到了一只小狼。

  并把他带回家了。

  他对小狼说他喜欢小狼的毛色。

  他说他喜欢小狼。

  他给小狼取名叫中也。

  是个念出来很可爱的名字。

  巫师先生很孩子气,与他天才般的头脑完全不符,他喜欢捉弄小狼。

  他会突然把小狼正在吃的肉给拿走。

  他会带小狼去森林深处玩,可却丢下小狼一个人回家。

  他会把小狼扔在河里看着小狼挣扎。

可是他从来没有真正抛弃过小狼。

他会把抢走的肉还给小狼。

他会在傍晚时再去一次林深处接小狼回家。

他会忘记自己不会游泳跳到河里去就扑腾半天的小狼,结果被小狼扯上岸边。也会把只剩半瓶的感冒药剂给小狼喝掉,自己打喷嚏打个不停。

从那时开始,

来找先生喝茶的女孩子,

便再也没回去过。

 

 

Fif.

少女的眼神里有无数的感情。

害怕、质疑、惊讶、不甘。“那么,请问您就是那只小狼吗。”少女喉咙上下滚了滚,小心翼翼的问着面前的狼人先生。

“我叫中原中也。”中也不置可否。

  “如果不想和她们下场一样的话,请你抓紧机会。”

  少女流下眼泪,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不甘:“难道我连那位先生的脸都看不见一次就要离开吗!!”崩溃的少女冲中也大喊,却始终没有勇气奔向那间大门敞开的木屋。

  “正是因为你没看见,你才有机会…”

  “呀~没想到我家的小狼还有令女孩哭泣的天赋呢!”中也的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不过这么粗暴地对待女孩子可不太好哦~chu~  ya~”

  一瞬间中也失了神,可也只有一瞬,回过神来,少女的心脏已经被尖利的狼爪捅穿,失去了心脏的不只有少女,还有他。那个失去了心脏的狼人先生,头也不回地、向小镇跑着。

 

 

Six.

  小镇搬来了一个有钱人。

  他从不摘下自己的帽子与手套,也几乎不离开自己的豪宅。

  有幸见过他的少女不禁被偷走了心,传言就此散开,住在豪宅中的那位先生是个有着湛蓝色的、眼神污浊而又忧伤的先生。

  他偶尔出去的时候总是会对镇上的女孩子们很好,就好像做过对不起她们的事一样。

  去他的木窗下偷窥他的女孩子总会看到,那位先生总是在写着什么,日复一日地动着他的笔尖。后来,女孩子们都说他是一位富有的诗人,谁让他发出优美声音的嗓子里蹦出来的字眼也总是断断续续却又极其美妙的诗句呢?

 

 

Sev.

  名叫中原中也的狼是家族中不祥的存在。

  从出生开始,家族最有威望的长老便这么预言。

  它会变成人。

  他会在月夜暴走致死。

  于是他被抛弃了,作为纯正血统的狼被抛弃了。

  然而事实似乎并非如此,他的确能变成人,但他从来没有暴走过。

  这夏夜变成人的他在木窗边对着皎洁的月光,写下那首《青瞳》

 

 

在悲伤的心中夜色渐明,
在欢悦的心中夜色渐明,
不,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那么这仍是悲哀的黎明!

青蓝的眼瞳一动也不动,
世界还在众生沉眠之中,
并且 “ 那个时候 ” 已经过去,
啊,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青蓝的眼瞳一动也不动,
——即便一动再动也未可知……
青蓝的眼瞳一动也不动,
楚楚可怜而又如此美丽!

我此刻就在这里,黄色的灯影下。
对那以后如何一无所知……
啊, “ 那个时候 ” 已然成为了过去!
仿佛碧蓝色,喷涌出的蒸汽。

 

他拿起挂在门边衣架上的披风,用手压了压帽子,向着森林走着。

 

 

Eig.

  走到熟悉木屋前,中也停下了脚步。

  昏暗的油灯还未熄灭,可是中也断定,屋子的主人一定又在弹着玻璃杯的时候睡着了。中也趴在窗边,依旧是木制的窗框,看着那个俊秀的青年过了整整七年也依旧如初的面貌。

  “那些女孩子没来找你你不会寂寞吧。”

  “对不起啊混蛋。”

  “我早就理解为什么那些女孩子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来看你一眼了。”

  “可是我还是想着要独享这份青瞳。”

  听不出感情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响起,是窗外的狼人发出的。

  狼人摘去了帽子,扔掉了手套,本应挺起的尖耳朵微微下垂,像是在倾诉某种失落。头顶的白月光也投影出淡淡的忧伤。

  “再见,我会再来的,等我写出下一首满意的诗的时候。”中也转过身,想捡起被自己扔在地上的帽子与手套。

  可惜他没有看到窗那边鸠红色的眼睛微微睁开。

 

 

Nin.

  半路上的中原中也突然感到眩晕。

  意识渐渐离去,唯一的感觉就是浑身都在剧烈的痛。

  如果此刻有谁在旁边的话,他便可以看到面前二十一岁的男人耳朵忽然变长以致于帽子掉落,指甲忽然变尖以致于手套被穿破。

  中也痛苦地弯着腰、喘着粗气。

  “这就是长老所说的暴走吗…?”他凭借最后的意识抬眼望了望挂在天边的圆月。

  可是他几年前还与不远处屋子里的男人一起安然无恙地赏月,一边喝着他亲手酿的清酒。

而现在痛苦不堪的他只能不停地撞着身旁的树,他不能去镇上,会伤害到人。更不能回到小屋,从各种方面来说。

  他感到自己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

  学着太宰治的的模样将自己的头往河里送。

  中原中也感到身后有脚步声。是路过的樵夫吗?那对不起,吓到你了。不过无妨,我也要离开了呢。以那个家伙最渴望的方式。

 

 

Ten.

  “chuya。”

  中原中也感到自己仿佛被谁猛击了一棍,一瞬间,变尖的指甲、变长的耳朵都恢复了原样。他抬起湿淋淋的头,完全不眨眼的望着那个瘦削的青年。

  “你长大了呀。”

  中原中也的表情依旧是那样、只有眼睛微微颤抖着。

  “我这个失格的人类呀,只是会救救暴走到想死的小狼崽罢了。”

  中原中也这才回过神来:“以前我能好好生活都是你这混蛋搞的鬼吗。”

  “Bingo~!”太宰笑了起来,“但是今年的chuya不乖乖待在家我也没办法了呢~!”

 

  中原中也皱起眉头却又突然舒缓。

  “你这混蛋,今天我就拜托给你了啊。”

  语毕,狼人先生偏头靠在了身旁刚蹲下的魔法师肩上。

 

 

Ele.

  中原中也消失了。从小镇消失了。

  离小镇很远的的木屋里传出一阵声音。

  “你这混蛋为什么总是不变老啊。”

  “因为我是魔法师大人太宰呀!”

  “那个…我想起了一件事。”

  “嗯?”

  “我、、想要一直陪着你。”

  “真的吗!!那真是太、、太、、、太好了!!呜呜呜呜chuya~!没想到你这么爱我!!”

  “混蛋青鲭!!我他妈现在可是会变老的啊!”

  “这种和平又昂贵的魔法我是不会的啦~~!不过没关系、等中也你老去的那天我也会好好自杀一次的!”

  “我要回小镇了。”

  “诶——??!”

  “找那个年迈的巫师买下不老的魔法。”

 

 

Twe.

  小屋里又只剩一个人了。

  可是那个人很开心,一点也不如前段时间的暴躁与郁郁寡欢。因为他知道以后他再自杀的时候仍会有一匹小狼令他喉口一紧,把他拖上岸边后又悄悄离去。

  雪花飘洒的某天他在窗沿发现一张旧纸。

  上面用似雪花般飘洒的字迹写着一首诗。

 

 

那以后它怎样了呢……
我并不知晓
总之机影已从朝雾笼罩的飞机场
永远地消失掉了。
而后只剩下严酷的沙砾、杂草
和几将撕裂脸颊的寒冷。
——犹是此般残忍而空寂的早晨
人不得不笑脸迎人
却被认为实在无情
即便那样此处仍有
很多蓄满笑意的人
油然而生优越之感。
朝阳在雾里闪光,将草叶解霜,
远处的民家中鸡儿啼鸣,
然而这雾这光这霜这鸡
无一物沁入人心,
人们正归家回到饭桌前。
(被留在飞机场的我
踢了踢“GOLDEN BAT”的空盒)

 

诗歌的标题是《青瞳》

 

 

 

 

 

——END——

完结啦!!

那两首诗都很有可能是三次的中原先生写给太宰先生的诗!!

副标题分别是夏之朝和冬之朝!!

关于第二篇诗最后括号里的‘GOLDEN BAT’则是三次的太宰先生所喜爱的一种香烟的牌子!

感想什么的我完全没有!!

希望您喜欢!!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小蓝手!!点关注的都是小天使!!)

差不多四千五百字!

是第一篇文!!以后也会努力产粮的!

有机会我会把自己的辣鸡画放到这里来!

谢谢您的支持!

您的支持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求一些评论吗【比哈特】

 

再次谢谢各位小天使的关注、评论、红心以及蓝手了!!